1 章 长发

小说:宇酱今天的抵抗也好徒劳呢 类别:恐怖小说 作者:零大 字数:3216

们的尸体和已经干瘪的弹匣袋,知道自己今天是要凉在

谁能想到,曾经家喻户晓的战争英雄熬过么多的大风大浪,却最终在阴沟里翻船。一个连准核战争都熬来的老兵,竟在战后到一年的光景里,便在场看似平平无奇的维和行动上败走麦城,真是何其的矛盾与讽刺啊。

但事实上,一切的矛盾都是有必然的原因的,看似巧合的存在也绝会逃过因果的关系,所以次被伏也是什么巧合。事实上,他和他的小队就是因为遭陷害才被逼到如此绝境的,只可惜当回过来味时,一切都已经晚。现在救援无望说,自己的部还全员尽没。

总有说,战士最好的归宿是战死沙场,但却一直对句话深恶痛绝,因为他知道没打仗是为去死,为去死而打仗的都是没有担当的懦夫,而爱说句话的也都是鼓励别去死但自己却躲在背后苟活的臭傻.逼。

但现在的认为自己也是臭傻.逼,因为他的部又再度死干净是第三队,是自己带的第三队兵,看几双死气沉沉的眼睛,感觉自己和臭傻.逼的区别其实仅仅是没说句话而已:

,你就是个要债的,你为笔讨来的债逼死一帮。你找答案其实就是为让自己能体面地活去,但你为自己的活却一直都在送别去死!要点脸吧。”

冷哼几声,打算活

其实他想活也可能,因为对面根本就没有留活口的打算。只是与其被帮杂碎折磨还如自己做个断,因此,烧毁们和自己的身份证后,他便将自己脖子上挂几颗为自己而留的7.62手呛弹摘来并将其压进一把对自己颇有纪念意义的77式手呛中。由于自己曾经有过一次失败的自杀经历,所以两样东西他向来是随身携带的。

一眼自己横七竖八的弟兄们,以及些再一次码好队形并拿女小孩当挡箭牌向自己袭来的王八蛋们后,点燃嘴里的香烟并留他的遗言:

“要是能重活一次就好。”

砰!随一声枪响,便大头朝的拍在地上。。。

其实。

其实应该是仰头死,因为是个英雄,英雄就应该是仰头死的。英雄之所以要仰头死,是因为英雄死的时候都是光正大的站,所以英雄能光正大的倒

而之所以说他是英雄,并是因为他家车库里些行将腐烂的奖状和勋章,而是因为家伙行伍多年来真的是救太多的,毫夸张的说,他救完全可以从东北排到海南或者绕地球几圈,所以们才说是个英雄。

即便他从未救来他真正想救的

但英雄就是趴死的,而且姿势还异常的憋屈。

家伙是饮弹自尽,而且还是跪饮的弹。但由于七七式的劲实在是太小。冲击力无法让九尺的大汉仰面倒重力就要让摊死肉趴。而且知是是巧合,的尸首在趴后并未向哪边栽倒,而是好似跪磕头般直挺挺的立在

憋屈,真他吗憋屈,窝囊,好他吗窝囊。

或许是窝囊到老天也看吧,所以没过一会,脑袋上顶个十毫米枪眼的便莫名其妙地站起来,死站起来说,竟然还若无其事地把眼睛睁开

对此也感到莫名其妙的死也忍住的自言自语道:

【怎么回事啊?77的劲再小,距离也足够脑死亡吧。】

说罢,实在还打算再给自己补上两枪,只是现在的他无论怎么抓,就是抓起来地上的把手呛。

在看清从自己手掌间轻松穿过的扳机护圈后,自己已化作魂的一情况:

【啊,我懂,我确实死。】

在确定自己已经死亡之后,同志便一脸茫然的看所谓的死后世界。转圈瞅瞅,他突然发现周围的环境其实也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依旧是残破的巷道和两辆正在燃烧的反伏击车。但是奇怪的是,原本火热激烈的街头竟突然变得空无一,放眼望去,皆尽虚无。

向前走两步,因为他想摸一摸个刚被穿甲.弹崩飞的车门,果然,个被上千度的高温所摧毁的废铁现在居然冰凉的没有任何的热情。而且原本在车里支离破碎的几名部现在也都踪影。望周围即熟悉又陌生的世界,孤零零的魂感觉到自己正在被一股磅礴的孤独所吞噬:

是死就一吗?把我一个留在到底是什么意思?怎的?永世得超生吗?】

由于没有给他答案,便样呆呆的站很久,知过多长时间,接受自己是孤魂野鬼一事实的便再度自言自语的说道:

【没变,什么都没变,即便我是如此渴望的改变,即便我以为自己做出怎样的改变,但它就会变,而它变我也没法变。样也蛮好的,最起码用再看到死,终于用再看到死。】

算是给自己一个答案后,便钻进个还在燃烧的反伏击车里,躺好后,他突然惊喜的发现把他怎么抓也抓起来的77式知何时竟回到他的手里,把枪居然也有灵魂,果然是带特殊意义的手呛啊。在轻轻的亲把77式自卫手呛虚无的枪身后,现在终于能允许自己稍微高兴一点

【对嘛,扫把星就应该是样,找个地方把自己关起来,要再想,配去想,因为你是孤儿,制造很多孤儿的孤儿。】

然后他便认为自己在永恒中闭上双眼。

-----------------------

与此同时,仲华民共和国,常春市第三民医院,一圈大夫正望又再度跳动的心电图兴奋的嚎叫

“正在向正常的数值回复!”

“继续!累到吐血也给我继续!把走廊几个都叫进来按!一定要把孩子按回来!”

“是!”

而与外面些大夫们的兴奋与喜悦相反,躺在病床上的却是痛苦的要死。

由于重新获得肉体也意味重新获得痛觉,再加上久前副身体的主刚刚服大量的安眠药,所以作为副躯壳的新任宿主,他必须无条件的忍受种压路机压脑壳的奇妙感觉。而份痛苦,一定会比他自己往自己脑袋开洞要小到哪去。

还好,刺骨的疼痛很快就让同志失去意识昏过去,而他一昏就是三天。

三天后,如醉初醒且脑子宛如一团芝麻糊的迷迷瞪瞪地睁开自己的眼睛,而就在其睁眼的一刹,一对在一旁早已等候多时的夫妻紧忙兴奋的叫起来:

你终于醒!”

而此时的则面色苍白的望向两个涌过来的模糊身影,待其视力恢复后定睛么一瞧:哦吼!什么鬼?!

在看清的长相后,他迷茫的小表情逐渐变成一脸惊奇的模样。良久,他嘴里才悠悠的飘出一句:“爸?妈!”

一声爸和妈绝对是真心实意的,因为虽然看上去年轻很多,但无论是长相还是气质,都和他在战争中惨死的父母一模一样。

自己鬼殊途而两年未见的爹妈,禁有很多问号:

【什么情况?爸妈是走吗?诶?我是也死吗?等一,死!】

一提到死,瞬间就:啊!原来自己现在才算是正式死,怪得能见到死去的爹妈。

“爸,妈,你知道我多想你们吗?啊?你知道两年我多想你们吗?两年我总梦见你们啊。我,我当时带冲进家里看你们躺在时我心都碎,我说好要孝顺你们的。。。我说好要孝顺你们的!!!”

货没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歇斯底里的声泪俱起来。

而坐在一旁的母也跟起来,虽然说有些词因为摊哭叽尿嚎的东西语速太快而听的太真切,但看刚刚自杀未遂的儿子一口一个的孝顺自己,对父母还哪有落泪的可能呢?

样抱在一起哭个天昏地暗,要是一旁的大夫及时的把点滴拔,估计某的爪子会肿成一个馒头。

拔完针,大夫便很知趣的走出病房。

毕竟是个上过战场的硬汉,所以他的眼泪来得快去得也快,停来后,他擦擦鼻涕眼泪傻笑说道:

“爸,妈,咱们现在又见面次咱们就永远都会分开,别哭。”

母却还是在啜泣:“嗯嗯!嗯嗯!永远都分开。”

还在流泪的母亲,心里很是滋味,他擦母亲的眼泪说道:“妈,咱别哭,儿子我活的时候就已经很。”

他很希望自己的母亲能么伤心,但他也知道简单的两句话会抚平母亲的伤心。

“嗯嗯,妈知道。”母也很努力的想阻滞自己的眼泪。

而就在时,一旁的家辉却突然触电般的怪叫一声:

你再把刚才的话说一遍!”

“啊?我说,所以咱别哭,儿子我活的时候就已经很。”

时一旁啜泣的母也突然停止哭泣,并且还变成父一样的表情。种反常就让很疑惑:

“爸,妈,你们怎么?”

但他老爸并未回答他:

“你是是说自己是儿子,对,儿子!”

“对啊,儿子啊。”更加疑惑

父确很亢奋样子:“儿子,儿子是男的吧!”

“对啊,儿子肯定是男的啊。”说完,向前探探身子去贴贴他老爸的额头,他很想知道现在到底是谁再发烧。

但还未贴上,父就给一个大大的熊抱。抱完,父对母耳语几句之后便按响应急铃叫来正在值班的大夫,大夫进屋后,交代两句就留一脸茫然的潇洒的走出病房。

两位精神抖擞的背影,神思恍惚的捋捋自己的长发。

等一!长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