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章 幻想杀手

小说:宇酱今天的抵抗也好徒劳呢 类别:恐怖小说 作者:零大 字数:2657

第二天,睡美美明哼哼唧唧醒了过来。

醒后,他便哽叽着伸了个懒腰,算迎接崭新天。但崭新天并没有什么崭新东西,不值班似陪着自己爹妈,就女大夫和女护们突如其来骚扰。

但新鲜事还

百无聊赖在医院里被护们调戏了几天后,罗病房突然迎来了位不速之客。

为什么说她不速之客呢?因为家伙居然拉着行李箱戴着鸭舌帽以副风尘仆仆样子直接就推门而入走进了病房。莫名其妙进屋还不说,她进屋后还若无其事靠在门口直勾勾盯着酱盯了半天。眼神,盯得酱和他老妈心里直发毛。

种行为当即就激起了罗母和罗警惕:

好同志,请问来找吗?”

人,不为所动。

“同志?请问有事吗?”

依旧不为所动,依旧在专心致志瞅。而面对种目中无人瞅法,个人都会很反感

“同志,如果没什么事话,请出去,儿子还在养病。”罗母严肃说道。

人则不冷不热答道:“知道。”

“请离开,如果再不离开就叫警卫了。”罗母显然生气了。而就在罗母打算去按负责叫医生应急按钮时,王主任突然火急火燎赶了过来。

大费周章墨迹了会后,王主任才算解开了几人之间误会。

原来,人就不久前王主任口中位学术天才——卢佳钰,卢

救场队员王主任:“刘老师,不久前,对不起啊,真对不起,居然忘了提前联系了,个绝对失误,虽然卢想在极端环境下观察病患真实反映,但冷不丁来放在谁都不会好受,总之啊总之,大意了,真对不起。”

扯淡,身明显刚下火车,而且王主任现在脑子里真想法:【靠!祖宗不说过两天才到吗。】

然而更令王主任意想不到幕出现了:

“没有啊,单纯发现他长得挺好看,就打算进来看会而已。”卢依旧副冷淡口气和冷淡眼神。

短短二十六字,冷淡眸子就拆掉了王主任辛辛苦苦搭好台阶,妙啊,真妙啊。

而此时与双冷淡眸子相对双也想冷淡眸子。

明,三十二岁侦查作战参谋,参加过专业侦缉培训并拥有七年反恐斗争经验,名不折不扣情报专家。而做情报人,最敏感眼睛,因为双眼睛会看到很多东西,也会出卖很多东西。

所以自从位卢进屋后,罗明就被她股强横气场和凌厉眼神给狠狠地震了下,就像碰到了天敌样,同为食肉动物明也不甘示弱瞪了回去。

但由于他外表原因,现在明好像已经狠不起来了。。。

再呲个牙可能会更好点。”卢对着罗明面无表情说道。

样,感到自己被其深深羞辱明便赌气似躺回了床上,临了还用几乎没有声音撇下了句:

“三天之内办了,**都给*喽。”

罗母则打算尽快解决场闹剧,只碍于王主任情面,她也不好发作:

请问卢,如果您有什么急事话,们可以改天再约。”

“不用了,看够了,开始吧。”说罢,家伙便拿出了包里笔记本电脑,并且还很潇洒翘了个二郎腿,完全就副挨揍没人拦着嚣张模样。

但罗明他们也不敢怎么样,毕竟抬手不打俏脸人。

然后,带着三分慵懒,三分薄凉,四分漫不经心就开始为满含分愤怒,两分无奈,七分不可名状明进行心理侧写。而在其中,双方还针锋相对较量上了几个回合。

当然,较量结果肯定以罗惨败而告终,毕竟他点心理学知识很可能连卢零头都不到,应付应付审讯还行,但色胆包天想要入侵人家心理防线痴心妄想了。正所谓偷鸡不成蚀把米,几个回合下来,罗明就被卢大夫连珠炮似快速提问和伶俐强横冷酷气场给逼大汗淋漓。

败下阵之后,罗明只得老老实实接受人家测查,在十几分钟内把自己内心真实想法全都交代了个遍。

测查完毕后,卢便开始面无表情收拾东西,而旁抱着脸被玩坏模样罗母则紧忙对其询问道:

“卢明。。。”

儿子什么事都没有,正常生理反应,没办法,因为只有在急促和焦躁精神状态下才能最客观最清晰观察他精神世界,所以他现在只有些精神透支了,好好睡觉就好了。”

说罢,卢便潇洒拉着行李箱向门口走去,瞅她架势,颇像位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江湖侠客。

在几句虚情假意,矫揉造作客套与挽留后,已经走到门口突然风情万种回了回头:

“罗明,认为,支持个人前进东西到底什么?”

而其话音未落,看上去已人事不省明竟突然来了个垂死病中惊坐起:

“支持个人前进,永远他最本质东西。”

句话时,罗明带着他现在极其难得冷酷和本正经。

然而令人意外,卢把门关上而并没有走。

倚着墙站了小会,良久,她发声道:

“嗯,隔音还不错,什么,们可以出去了。”

们出去?!”罗母脸快绿了。

但卢脸无所谓样子:“除非们不想得到对他而言最清楚,最客观,最不留后患测查结果。”

“呜。”罗母时语塞,看了眼王主任后,王主任微微点了点头。

就谢谢卢大夫了!”罗母鞠了躬,而后就跟着王主任走了。

两人走后,卢便轻轻坐到了罗身边:

“罗参谋,戏很足啊。”卢脸平静说道。

但罗明就不平静了,他马上从床上弹了起来:“怎么知道2025年事情,今年才2017年。不对!个世界事情。”

而卢并没搭理他,她开始连珠炮似揭着罗老底:

“罗明,1994年出生,2013年以大学生身份加入松江省内卫机动师,2015年放弃东师学位加入了机动师师属反恐中队。2020年战争爆发后被调入了特别编制部队“零队”。先后参加了松江市保卫战,赤峰支援作战,第二次赤峰保卫战等大小战役近十场,被授予过级解放勋章。战后进入保密部队任情报作战参谋,死前上尉军衔。”

到底谁?”罗明冷汗直冒。

谁不重要,重要他。”说完,卢封信送到了罗手上。

明接过信后便紧忙看了起来。

——————————————

内容如下:

罗先生好,名字也叫罗明,现在副身体曾经主人。由于时间不够了,所以就长话短说了。

阳之谓道,继之者善也,成之者性也。仁者见之谓之仁,知者见之谓之知。

所以物物皆有阴阳,不可割裂,阴阳必相互依存,万事万物中都包含阴阳特性,而之间关系。所以咱们俩个人,只停不下来人,而走不出去人。

但都破不开界人。

因此,为了终结为了活着而活着活着,献祭出了肉体,为打开破界方向,好走出该死莫比乌斯之环去缔造时代可能。

最后,不要怀有愧疚,自愿去成为牺牲。

总之,祝重生快乐。

————————————————

什么东西?天书吗?”罗明放下信后对卢质问道。

喽。”

什么?”罗明抓住了卢手。

而卢则将手抬了起来:“就为了告诉,鸠占鹊巢孤魂野鬼不可能安享什么平凡和宁静人生,因为在情理上和逻辑上,都说不过去。”

“所以呢?”

“所以,与其被打醒,还不如被叫醒,。”卢说着,表情也狰狞了几多。

说完,卢挣开了罗手就向门外走去,她回肯定真走了。

“为什要走。”罗明跳下了床。

而卢则头也不回说道:

只会在该出现时候出现,不然十几年隐藏,不就成了笑话了吗?在下次见面之前,请好好地扮演罗个角色吧。都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