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能当我爹的人不感兴趣

小说:王爷被休指南 类别:古代言情 作者:苏玖x明柒 字数:1724

“姐姐,真巧啊,我们在这里也能遇到。”

齐若浅悦地回头,看到人以后手的筷顿,“公仪挽落?”

听到这称呼,辞清回头,如今用过药的眼睛比原还清楚,还真的是

紫罗裙裳,广袖飘飘。万千青丝,如墨如绸。凝雪香肌,如羽若脂。剪水秋瞳,波澜惊。

五官也是精致的,公仪知许生的俊美,想妹妹自然也会差。

“看这品茗阁的排面够大的,能让姐姐这样出阁的人也能亲临品尝。”

“看妹妹,楼没阁间?居然会找到我们这里,”辞清放下筷,看公仪挽落,“妹妹起吧,这阁也够大的,可以坐得下。”

“公仪小姐坐吧,我和知许已经吃好,待店小二,收拾下便是。”齐若浅起身,拉起辞清就往门口走去。

“齐姐姐这是做什么,挽落可是打扰姐姐兴致?”

齐若浅的脚步顿顿,笑地说,“没有,只是突然没胃口而已,挽落用自责。”说完,便走

辞清忙追上,“若浅,你这是做什么?”

“知许,虽然我挑有什么错,但的扭捏我还是能感觉得到的。”齐若浅是个很真实的女孩,喜欢就是喜欢,喜欢就是喜欢,所以对公仪挽落的作态特别敏感,就是喜欢公仪挽落而已。

“好吧。”辞清也没法说什么,虽然对公仪挽落没有多少好感,但毕竟同府下的姐妹,还是要说什么的好。

就这样,两人出,公仪挽落的小插曲也没有放在心上,有说有笑地在街上逛,突然在个小摊铺上停住

“哎,知许,你看这个,可爱吗?”齐若浅顺手拿起对手工的兔耳朵,放在头上,冲辞清说道。

“可爱的哦,跟你很配。”

“姑娘真是好眼光,这兔耳啊,可是西边新出的绒做的,没有用真兔的毛,还免杀生呢,正是个姑娘这样善心的女玩耍的呢。”摊主趁机介绍道。

“喏,两银给你,用找。”

摊主迟疑下,“这……”这兔耳的成本过几个铜钱,直接递给他银,让他良心怎么过得去。

正在齐若浅递的时候,辞清叫声,“好。”

“怎么?”齐若浅边念叨边回头看向辞清,突然要冲过去。

,是个小孩个拐角的巷玩耍,在个院的牛正在向他走去,像是要踢腿的样

“别,你去危险。”辞清忙拽住齐若浅,把塞给秋荷和未笙,没等们反应过,转身急口向摊主说,“借用。”没等摊主同意,就拽起方红帕,冲只牛挥下。

果然,只牛再走向小孩,冲辞清奔

“知许!”齐若浅要挣开秋荷和未笙,未笙死死地拽住,“小姐,你去危险的,你要是有什么事,我回府该怎么跟主君交代啊。”

知许呢,要是有什么事怎么办,秋荷,秋荷你快去拦住要救人自己要命的!”

秋荷却被吓的动,留齐若浅干急。

满大街的人都注意到,惊慌安地大叫,眼见鸡飞狗跳的幕,辞清却及驻足欣赏,只得咬牙挥红布,忍心看个孩出现悲剧。

辞清几步翻身骑上牛,也没顾得形象。

牛失控,向墙边撞去,辞清闭上眼,认命地撞过去。

但人仰马翻的预料之没有发生,下刻,整个人却腾飞,心里阵冷冰冰的,辞清睁开眼,举目看到的却是张冷冰冰的面孔,双古井无波的眼神盯,鼻息间哼出丝鄙夷之气。

辞清只觉得天旋地转,伸手把揪住他的衣襟,看自额间飘扬下缕白发,又见他头乌丝,黑白相间之,让丝迷茫,又有丝惊恐畏惧,低声说道:“难道你是地府的鬼差?我又要死吗”

的男几声,冰冷的口吐出串犹如冰刀般的话语:“自量力的蠢货!”

刻,辞清只觉得脖颈处阵冷风飘过,空气早已弥漫浓重的血腥之味,这腥臭的味道,刹间让辞清身阵痉挛,就这么双眼翻,晕死在男人怀

接下会是在温暖的房清醒过可能,还真是痴人说梦。

单手劈刀将头疯牛斩断头颅之后,手钳怀已经昏死过去的女人,另手提血淋淋的钢刀,容貌却拧出阵厌恶至极的表情,顺手将女丢在地上,就好像件肮脏的垃圾般。硬生生被摔倒在地。

辞清从昏迷再次醒,抬眼看刺目的漆黑眼眸与他手明晃晃的钢刀,还未说话,就听见秋荷喊道:“小姐,小姐您没事吧?”

辞清从地上爬起,看头牛尸,胃里阵作呕,身旁有几人冲,说:“晋彧王,您没事吧?”

辞清愣下,晋彧王,这个封号好像听谁说起过,好像是……当今皇帝的叔叔,先皇的亲弟弟?叫什么…叶政影。

再次抬眸看向个男人,要要去道谢?却见他以转身说道,“给户人家几两银,就当赔牛钱,回府。”

就在叶政影要提起缰绳时,辞清上前步,把扣住他的手背,低声道,“小女是大内首辅嫡女公仪知许,今日有劳晋彧王救命之恩,请到府上,知许愿以茶代酒,聊表谢意。”

叶政影沉默语,就在辞清等待之时,叶政影却徒生怒气,把将甩开,“小小年纪,就知道用这种伎俩勾引本王,怕是好。”

辞清听,嘴角抽搐下,嘲讽的朱唇轻启:“抱歉,晋彧王,知许向个已经能当我爹的人感兴趣。”